箐芜。

欢迎关注微博青山如黛柳如眉。约稿

“杜鹃开始啼叫时,有个武陵来的年轻人,在后山石壁上留下几句话,大意是,愿永生供养,以偿宿孽。后来去的人,见那字很好,有拓回去临写的。半世之后,有老人来寻字迹,那石头已经有些风化了,但文字还很明晰。——雲姑”

“有个炼师从雁荡山来,会唱很好听的道情,说了许多城里的趣事给我们听,有人听了也想下山看看。离别时他说要去扬州看琼花,如果有机会再来,会带好喝的酒,他说世上的酒有苦味,但喝久了也会觉得有意思。——雲姑”

“闻说东南荒有一种邪木,叶落会生花,花复二百岁,落尽而生萼。萼下生子,三岁而成熟,不取则万世如故。万世如故,是无法想象的事
她穿着浅色的小袄,坐在窗边看雪做针线,不时地整整鬓发。
有一天你若来,记得告诉我。”

“有人说,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。此话没说对,反正时间不是药,药在时间里。
——木心”


那年白鹤飞走后,再也没回来。崖边的树,却越来越高,往来的男女在树枝上系着红布,他们都有愿望,都有念想。后来布的颜色都淡了,树更老了,鹤还没有来。——雲姑”

“一个人到世界上来,来做什么?爱最可爱的,最好听的、最好看的、最好吃的。——木心”(论一瓶沐浴露的自我修养)

“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。如欲相见,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”

实在心水极了,

“打翻了牛奶,哭也没用,因为宇宙间的一切力量都在处心积虑要把牛奶打翻.
——毛姆 《人性的枷锁》”

新买了一套超稀饭的明信片

“所谓‘青春多幸福’的说法,不过是一种幻觉,是青春已逝的人们的一种幻觉;而年轻人知道自己是不幸的,因为他们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,全是从外部灌输到他们头脑里去的,每当他们同实际接触时,他们总是碰得头破血流。
——毛姆《人生的枷锁》”

“这是你生命中最好的年纪
身体健康 亲人安在 现世安稳
可惜你意识不到
总是因为一点小事
心情就一团糟
——《不过沧海》何惧北风寒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