箐芜。

欢迎关注微博青山如黛柳如眉。约稿

“待到贴秋膘的时候,我依然想念春天的腌鸡焖笋,无奈已经过了季,只能用冬笋代替。冬笋常带着苦味,我吃不来这种味道,嚼两下就吐出来。爷爷笑着说我嘴刁,自己却也不吃。我们心底知道,那种物候已经逝去,无论如何假装,都替代不了。——《无声无竹》”

评论

热度(1)